【神途世界】他笑时风华正茂(作者舒远)06

神途游戏    【神途世界】他笑时风华正茂(作者舒远)06

窗外头,风声滚上走廊。

    孟盛楠又怔又晕,慢慢从臂窝里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能让一下么。”

    他对着桌子扬了扬下巴,又道:“我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夕阳余光落进来,衬得他高大挺拔。

    孟盛楠认清来人仍有些恍惚,又想着抽屉早就被自己清理干净了,她迷蒙着眼睛,忍着心跳和疼说:“不好意思,我整理好都放讲台上了,你去那边找吧。”

    男生听完,看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便转身走向讲台。

    孟盛楠看了一秒他高高瘦瘦的背影,又趴倒在桌子上,心底竟有些起伏不敢抬头。只听见那处隐隐约约传来翻东西的声音,接着听见外面有人往这儿喊:“池铮,身份证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男生没回话,孟盛楠以为他走了。

    外头模模糊糊传来对话——

    “找到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走,一会儿约好他们打魔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已经远到听不清了,孟盛楠才抬起头往外看。肚子抽的难受,她连站起来使力都不行。没过一会儿,戚乔就来了,看她这模样一惊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孟盛楠皱着眉,忍疼说:“可能岔气了,肚子突然就特别疼。”

    戚乔:“中午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糖醋里脊,还有辣椒酱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也想吃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: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教室里又坐了十来分钟,孟盛楠总算是缓过劲了。那股疼意渐渐散去,人也比刚才精神了一点。那时候考试结束没多久,天还大亮。

    戚乔和她闲聊,分散她注意力:“孟盛楠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头短发都留了好几年了,也该蓄一蓄了吧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伸手拽了拽戚乔的长发,说:“好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懒,女孩子留长发多好看啊,很多男生都有长发情结的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宋嘉树也是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脑海里突然闪过李岩的样子,长发披肩,眉清目秀,笑起来特别活泼,更何况声音又甜又软还会撒娇,怪不得男生都喜欢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孟盛楠摇头。

    戚乔突然笑了:“对了,你猜我刚碰见谁了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咱九中的混蛋加流氓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没明白。

    戚乔:“就知道你不懂,你一个乖乖女整天规规矩矩的肯定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池铮呗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一愣。

    戚乔:“我刚过来找你看见他好像要回教室,可我进来他又走了。他不就这个班的么,一群男生整天混网吧玩通宵,那味道想想就觉得恶心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看了看窗外头,没搭腔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戚乔骑车送她回来。盛典喊她俩一起吃晚饭,戚乔拐了个饼就走了,孟盛楠也没吃多少,整个人困得不行,天还没黑透就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盛典和孟津在客厅看电视,盛典看了一眼二楼,忍不住问孟津:“这孩子怎么了,睡这么早?”

    孟津:“你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结果,盛典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孟盛楠浑身烫的厉害,盛典轻声叫她:“楠楠?”

    孟盛楠迷迷糊糊,翻个身又睡。盛典好不容易叫醒她,孟盛楠还混沌着,孟津直接背着她就去了街上最近的卫生所。那会儿已经深夜了,折腾了好久,直到孟盛楠挂上水俩口子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点滴打了一夜,凌晨四点孟盛楠才退了烧。

    盛典打着手电,孟津背着熟睡的她三人蒙天亮才回了家。俩口子一晚上要给孟盛楠换药都没睡,这会都困得不行。盛典催孟津赶紧睡去,明儿还要上班。她便陪着女儿睡在孟盛楠的房间。

    孟盛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早上九点了。

    盛典已经做好饭过来叫她,孟盛楠正急着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慢点穿,我打电话给乔乔让她帮你请假了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‘啊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盛典:“啊什么啊,大半夜的发高烧差点没吓死我和你爸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抿抿唇:“可我今天考试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就一个模拟么,多大点事,行了,洗洗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盛典又陪孟盛楠去挂了半天的水。

    卫生所里,盛典刚换下药。

    孟盛楠抬头问:“妈,你今天没课么?”

    盛典坐在床边:“下午有一节,刚好能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吐吐舌头,狡黠一笑:“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嘴贫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笑。

    盛典又问:“稿子写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孟盛楠撇撇嘴:“写了点,又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为什么支持我写东西,不担心我荒废学业?”

    盛典笑着看了她一眼:“这就有的说了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起初我不赞同,这事儿还多亏你爸。他说你现在这个年纪能有这个理想是特别难得的一件事儿,做父母的必须得支持到底。至于学业,目前看来你并没有荒废。当然你要是能像康慨那样考个北大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孟盛楠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题又扯到这个上头,孟盛楠只能装睡。那天从卫生所回来后整个下午她坐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,这日子过得简直了。天也蓝,云也白,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生场病,人倒懒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去学校,早读。傅松没出去读书,就呆在教室里做题。孟盛楠怕冷,也缩在自己座位上。教室里没几个人,过了会,傅松用笔轻轻戳了戳她的背。

    孟盛楠转过头,傅松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没来考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哦,发烧挂了一天水。”

    “要紧么?”

    “我都坐这儿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好彻底了?”

    “哲学大神降落凡间关心起老百姓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松是班里公认的第一才子,可这人英语还真是一般。老湿的英语课上,学委将批改的试卷发下来。聂静盯着孟盛楠面前的卷子,那表情简直了,“孟盛楠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班主任让你做英语课代表了,你这成绩简直是要逆天啊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不好意思的笑笑,缺考两门全班倒数吧——

    薛琳从后排凑近:“我靠,139分!你这成绩是咱班英语第一吧,全校第一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猜测在某些时候是正确的。老湿在英语课上特别表扬了孟盛楠的英语成绩,不仅是全班第一,也是全校第一。不过她除了英语拿得出手,数学真的只能用一般来解释。

    课后,聂静讨教。

    “你英语怎么学的啊?报的什么班?”

    “没,就自己看书做题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可能和背诵也有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那是初三那个暑假。孟盛楠和戚乔去少年宫学书法,遇见一个参加过全国英语朗诵比赛的大神。戚乔当时问大神怎么学好英语。大神笑笑:“回去背2篇阅读再说,内容随便找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俩真回去找阅读背了。

    一个暑假出来,英语真是突飞猛进。自那以后,每回考试结束,两人都会挑英语试卷里比较好的阅读去背,然后互相对话提问背诵默写,久而久之也养成一个习惯。

    聂静听完,惊讶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那个大神是谁?”

    孟盛楠笑笑:“我至今也不知道他名字,就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像是济癫点化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比济癫帅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池铮还帅?”薛琳插话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姑娘笑而不答,反问:“你就没有想过谈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——没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这话是聂静问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孟盛楠还太单纯。

    后来,临上晚自习,她从外头背书回来,傅松将自己的数学试卷递给她。

    孟盛楠问:“给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这个,你拿去复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把题抄下来到时候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笑着开始翻试卷,聂静刚好也从外头进来,凑近她。

    “傅松的数学卷子?”

    孟盛楠‘嗯’了声。

    聂静小心翼翼的说:“我能看看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当时没成想聂静看那份试题足足能用将近一晚自习,等回到她手里的时候已经快放学了。孟盛楠心里感叹了几下,聂静转头问:“你怎么了,看起来没精神啊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咳咳,笑了笑,“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因为大病初愈,戚乔自告奋勇这几天当车夫免费接送。于是她便顺理成章的在教室里乖乖等戚乔。那姑娘来的时候,她们那一片就剩下聂静和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走?”聂静问。

    孟盛楠‘哦’了一声,“我等朋友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戚乔来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刚走近就搂上她胳膊,笑眯眯的说:“重新做人之后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孟盛楠暗自用手戳了一下她的腰,戚乔怕痒,立刻闪开。

    “下手这么重,小心今晚我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孟盛楠白眼:“稀罕。”

    俩人嘻嘻哈哈,聂静在一旁看了几秒,趁着停话的功夫,说:“那我先走了孟盛楠。”被叫的人看过去,轻轻‘嗯’一声,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女生走远,戚乔拎着孟盛楠的书包,俩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刚那女生——。”戚乔说到一半,停住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,就是感觉上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深秋的夜晚,两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,周围三三两两的学生不时的擦肩而过。路边的灯光明闪闪的照亮着整个教学楼外檐,映得最前头的理科楼像一座金山。

    孟盛楠经过那栋楼的时候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教室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回头。

    三天过后,各科成绩已经下来。孟盛楠缺考四门至全班倒数第四。也正因为这样,她并没有试题,只能抄重难点。那节是历史,聂静将试题放在两人中间,一边听一边拉到自己跟前改,孟盛楠看的有些吃力。下课后,不知道怎么就挺烦的,直接起身去找戚乔。

    理科楼比文科楼就活跃的多了。

    休息时间,栏杆上趴着三三两两的学生神采飞扬的聊着天。孟盛楠经过理(1○)下意识就停下步子,扫了里头一眼然后慢慢上了楼。戚乔的班在三层,那姑娘正和宋嘉树打情骂俏,孟盛楠实在不敢叨扰就又下楼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廊里学生穿插而过。

    孟盛楠刚下到一楼转身,就看到一抹身影。她那会上楼的时候那边根本没人,这会一群男生已经聚在走廊尽处插科打诨的笑。远远就看见他站在最中间,手里还夹着烟。孟盛楠倒吸一口气,真够胆大的,也不怕被教导主任抓住。她多看了一会,男生将烟咬在嘴里,闷闷的笑。

    除了他,还有那天网吧里和他一起打的男生。

    几个人勾肩搭背,有人哼笑:“史今,你这表情,啧啧,给哥说说是丢了多少钱哪?”

    史今正搭在他的肩膀上,摇头叹气:“今晚我回家少不了挨揍了。”

    一男生‘去去去’了几句:“你数学考5○还嘚瑟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大笑。

    史今拍了拍他的肩:“我说池铮,你这回发力了啊,数学直逼14○,就是英语吧,啧啧,兄弟真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“考了多少来着?”旁边的男生打趣。

    被问的男生咬着烟,吊儿郎当的笑:“二十七。”

    一群生简直笑喷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兄弟。”

    史今:“李岩不是英语挺好,给你补补呗。”

    男生拿下烟弹了几下,笑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史今:“兄弟我就没你这艳福了,哎。”

    又是哄笑。

    孟盛楠嗓子涩涩的,看了几眼就转身离开了。她边走边在脑子里搜索今天下午看到的成绩单上李岩的排位,好像是全班17,英语么——

    教室里,她问傅松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傅松皱眉,“我该知道么?”

    孟盛楠撇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傅松叫她,孟盛楠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松说:“79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孟盛楠想起男生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
文章来源于笔趣库
如有侵权,请联系1911681723  1911681723@qq.com

2020年8月17日 10:02
浏览量:0
收藏